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展览频道 >> 美术展讯 >> 北京 非凡仕艺术
      分享到:

      至乐——章燕紫作品展

          (1/8)至乐——章燕紫作品展

          (2/8)章燕紫《处方》01,纸本、水墨等综合材料,尺寸不等,2017

          (3/8)章燕紫《处方》02,纸本、水墨等综合材料,尺寸不等,2017

          (4/8)章燕紫《处方》03,纸本、水墨等综合材料,尺寸不等,2017

          (5/8)章燕紫《死藤》01,纸本水墨,20×30cm,2016

          (6/8)章燕紫《苦艾》01,纸本水墨,20×30cm,2016

          (7/8)章燕紫《苦艾》02,纸本水墨,20×30cm,2016

          (8/8)章燕紫《至乐》宣纸、岩彩、纱布、种子、花汁等,96×108cm,2017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展览名称:至乐——章燕紫作品展
          展览时间:2017/11/18~2017/12/28
          展览地点:[北京]-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北路7号东山墅南院-(非凡仕艺术)
          主办单位:非凡仕艺术
          参展艺术家:章燕紫

        开幕时间:2017.11.18(本周六) 14:00

        2017 年11 月18 日-12 月28 日,“至乐——章燕紫作品展”将在非凡仕艺术举办。本次展览作品围绕“至乐”的主题——人间最大的快乐,皆为艺术家章燕紫近两年来的新作,其中《至乐》《处方》《紫气》《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至意》等为2017 年最新创作。虽然作品的内核仍然指向“治愈与慰藉”,但此次展览的关注点已从过去身体层面的“如何疗愈苦痛”走向精神层面的“何处寻找快乐”,艺术家对水墨语言的把握、材料与观念的转换亦更加自由洒脱。

        展览举办的契机源自非凡仕艺术的创始人郜笛斐与艺术家章燕紫之间一次充满了默契和共鸣的谈话。她们从各自不同的生命体验聊到疼痛,聊到快乐,聊到如何治愈自己的身体与心灵。章燕紫画草药,郜笛斐认为,汉字中药的药繁体为“藥”,草字头,下面一个繁体的乐——“樂”,这大概是古人对药的理解,吃了能让人快乐的东西。治愈本身便是走向苦痛的对立面,得到解脱与快乐的过程。对于身处现世的她们来说,快乐不仅仅是一种感受上的经验,更是一种不断修炼而来的能力。

        “天下有至乐无有哉?”——两千三百多年前,庄子便在浮游天地间发出此叹问,世上是否存在最大的快乐呢?人应当如何对待生与死?他认为“死生如昼夜”,人的生老病死乃是气的聚合与流散,而“至乐无乐”,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快乐,万物从“机”产生,又回到“机”的循环往复过程。对于观者而言,如能从古代先贤的智慧中,艺术家章燕紫的笔下获得一丝关于生命哲思的启发甚或生命意义的通达,亦不失为一种“至乐”。


        艺术家自述

        2015年秋天,我在厄瓜多尔的亚马逊雨林,见识到了让人神魂颠倒的“死藤水”。那天我们几个人在当地人的带领下,穿上高帮雨靴,经过泥泞险恶的山路,从一个完全想象不出就是入口的横着的石头裂缝,依次躺着顺进去,爬行钻过极窄的湿漉漉的山洞,来到一个宽阔的拱形空间,感觉从血管爬到了到了山的心脏里面。里面点着很多火把,巫师手里端着传说中的死藤水,对着地上的火堆边唱边说,边喝边把水喷在火上。据说此水能让灵魂升天,能与精灵沟通,能预见未来……完成了祭祀仪式,巫师和大家分享碗里姜黄色的死藤水,当地一个身材特别魁梧的男人,喝了后满脸通红,豆大的汗珠往下滚,瘫软在那里。陪同的当地人说,喝死藤水前一周不能吃荤,喝完后可能会沉睡一周,吓得我没敢尝试,至今有些后悔。离开雨林时,我摘了一片死藤叶,夹在书中带了回来。

        2016年,我开始《古方千金》的创作,翻阅了不少传统医学书籍,我并没有对中草药的疗效有太多了解,反而对一个个古方名和草药名产生了兴趣,如“逍遥散”,“月华丸”,“四君子汤”,“千里追风油”等等,好像武侠片里高手过招,一招一式,潇潇洒洒,击退病痛,浪漫又超然。我看到了古人对待生命的态度——关注精神的抚慰和暗示大于具体局部的医治。从第一个个展“止痛贴”开始,我就被贴上了“治愈系”到标签,围绕“止痛”这个主题确实做了很多作品,也不由自主地去研究古方中和止痛有关的草药,我发现止疼的药常常能够让人产生快感和幻觉,我一下子想起了厄瓜多尔见到的死藤,开始创作了致幻植物之《幻》系列。

        非非说,王菲那首你快乐所以我快乐什么呀!其实是我快乐你才快乐!

        天下有至乐无有哉?有可以活身者无有哉?

        这个世界,谁也不是自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此刻我正在打字,我的电脑有一点点漏电,每次胳膊碰上都会麻麻的。我看着手指敲击的键盘按键,充电线的接口,想象着电脑里面密密麻麻的零件,它们被成批生产出来,安装在某个部位,也不知哪天老化了,被扔进熔炉,重新轮回铸造成另一个零件,安装在什么地方……

        我小时候听大人聊天,说有一个人结了婚不生孩子,他说反正都要死,何必生下来,那几个人说此人是神经病,我觉得也是。后来偶尔想起来,觉得他也不是没有道理。他算是企图阻止一个零件的诞生。不过,后来他被动有了孩子,他说没想到孩子带给他很多快乐。

        每个人都要快乐,有人吃山珍海味快乐,有人吃块烧饼就快乐,有人觉得爱情能带来快乐,有人打游戏打麻将最快乐……快乐源没有高低贵贱,都是通过神经递质刺激大脑某个区域,产生快乐的感觉,也就是快感。

        神经生物学家曾经给老鼠的大脑植入一个电极,给它施加短暂电击。发现老鼠在电击后,没有逃走,而是回到被电击的地方,等待着下一次电击。即使被饿了很多天也不愿意去享受食物,宁愿忍受种种设置点障碍,历经千辛万苦也要冲过去接受电刺激内侧前脑束,也就是快乐中枢。

        那些不断被生产出来的零件有没有感知?有没有中枢神经?有没有生命?在通电的瞬间,在那肉眼看不见的地方,有没有我们看不见的宇宙大爆炸?电流有没有正好击中他们的快乐中枢?电击的瞬间,有没有他的至乐?

        突然想起曹操的《短歌行》:

        对酒当歌,

        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

        去日苦多。

        燕紫

        2017/9


        1. 正在展览
        2. 即将开幕
        3. 已经结束
        名人堂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3366838869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 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686(s)   11 queries

        memory 6.901(mb)